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前進海西>巢庵思坊

项目服务>经管策划/品牌策略/营销策进(201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3生于福建省金门县,1973迁居台湾,2009落叶归根,隐而不退,做一个绿活居士。2010继续往海西移动。 「巢庵」者,倦鸟归巢于山野茅庵中,如闲云野鹤、清心自在、乐活躬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沙漠植物的人生启示  

2008-08-27 01:53:45|  分类: 心灵生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「千禧」的前一刻,1999年底,我用心研读了龙应台的「百年思索」乙书。在那个时空里,可以说是我醉心于各类管理与营销书籍之外,极少极少阅读过的思想、哲学或有点政治的一本书。

会突然回想到这本书,是因为最近我又听到一个有关于沙漠植物的启示;而在「百年思索」书中,龙应台也用「沙漠玫瑰的开放」来比喻及阐释「史学」的定义。为了解释何谓「人文」?龙应台用了一个非常概略、却又令人思索的分法,即是「文」、「史」、「哲」三个大方向。

文学──白杨树的湖中倒影

龙应台用「白杨树的湖中倒影」来形容「文学」。湖里有水,湖岸上有一排白杨树;这一排白杨树是大家都摸得着的实体世界,也是我们平常理性所见到的现实世界。但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──水里的白杨树倒影,因为它不「实」,所以我们甚至不承认它的存在。说它不实?但它却是那么虚幻无常,随着风、随着雨、随着日月…永远以不同的面貌变化呈现。到底岸上的、还是水里的白杨树才是唯一的现实?

哲学──迷宫中望见星空

其次,她用「迷宫中望见星空」来阐释「哲学」。我们的人生处境,犹如一座迷宫,充满了迷惘和彷徨,没有人可以指引你一条明路。龙应台认为,哲学就是在迷宫里找不到出路时,当晚上降临,星星出来了,我们可以从迷宫里抬头往上看,可以看到满天星斗。哲学,就是对于星斗的认识。如果你不认识星斗,如果你不去相信、了解大自然万象,如果你仍然为眼前所不曾遇过的事而迷惑,你走出去的机率相对就渺茫了。

史学──沙漠玫瑰的开放

龙应台把「史学」放在最后,用「沙漠玫瑰的开放」这个故事来引喻。这也是我想要表达的主题。她说一位朋友从以色列带了一朵沙漠玫瑰送她;沙漠里没有玫瑰,但是这个植物的名字叫做「沙漠玫瑰」。拿在手里,是一把枯萎、干的、死的、很丑的干草…,但说明书指出,把它整个泡在水里,第8天它会完全复活;如果脱离水又会再干死,但就算是几年后再泡水又会再复活…。这就是沙漠玫瑰。

世界上真有这种植物吗?这在台湾可能会被解释为「庄孝维」(装疯ㄟ)。但不管真假,龙应台说她把这团干草植入注满清水的大玻璃碗内。然后,每一天都会与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加水照护、细心观察…。一天又一天,她们真的慢慢有感觉,沙漠玫瑰的中心往外舒展了,有一点带绿,渐渐看出颜色,散发出潮湿的青苔气味,直到看出玫瑰的图型…。

第8天时,当她们再去探看沙漠玫瑰时,刚好一位邻居来访也跟着去看。这一天,展现在龙应台一家三人眼前的,是完整的、丰润饱满、复活了的沙漠玫瑰!她们三个人疯狂的大叫吶喊,因为太快乐了,她们看到的是一朵尽情开放的浓绿的沙漠玫瑰。

可是,那个邻居站在旁边很冷默、很不以为然地说,不过是把杂草,妳们干嘛呀?(发生啥米代志了?…)

自然万物无奇不有

这一阵子,因为商谈有机农业发展的机缘,常与一位基金会董事长互动。不讳言,这位董事长是我此生遇到的少数「云深不知处」高人。他也说了一个沙漠植物的故事,这种植物是长年不生的,但一旦它遇到大雨,竟可以一夜长出数尺高的花草。实际的数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沙漠里真有这种奇特生命的植物。也或许这种植物并不是很稀奇,但至少证明自然万物无奇不有;连植物都有这般生命奇迹,何况是生物及动物?

这感觉像似禅宗所说的顿悟。一个懵懵懂懂的人也好,一个饱读经书、潜心修行的人也好,他背后所累积的智慧及功力恐怕不是一时间的。前者可能源自上世,或者也可能数世了,但他们都还缺少一场「及时雨」的灌溉,这一场及时雨犹如醍醐灌顶,可以让人觉醒,让人顿悟,让人重现第三眼。沙漠植物都可以累积在一夜转化、放射出生命光华,万物之灵长的人类怎会没此神通能力呢?

没有一个现象是孤立的

面对一些「不可思议」的事,一般人通常是选择不愿相信的质疑态度及立场。为甚么?因为我们只看得见岸上的、现实的白杨树(文学),我们对星斗、自然万象的知识与见识有限(哲学),我们不可能参与每件事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(史学),我们对「人文」的理解是片面的、狭隘的、主观的…,因此我们的「价值判断」能力绝多无法「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」。

事实上,宇宙间没有一件现象是完全的现实,「实」与「虚」两者必须相互映照、同时存在,绝对没有一个现实是孤立的。就像在龙应台邻居的眼中,沙漠玫瑰只不过是一欉平凡的地衣、杂草,躺在一个玻璃碗中。他确实看到了这个景象,但这个现象的本身是定在那一个时刻,是孤立的;而龙应台三人所看到的不只是现象,还包括现象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与生成,那是辗转曲折、千丝万缕的来历。

勇于接受价值重估的考验

我们凡夫俗子,不但搞不清楚自己一生深处迷宫中,更没发觉,头上拥有纵横的星图。我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走来、站在甚么位置、未来将走向何处?对于任何人事物、现象与问题…,我们既不认识它的过去,如何理解它的现在到底代表甚么意义呢?不理解它的现在,又如何判断它的未来呢?

龙应台说:文学让我们看见白杨树的水中倒影,哲学使我们在思想的迷宫中认识星座,从而有了走出迷宫的可能;而史学就是要让我们知道,沙漠玫瑰有它特定的起点,没有一个现象是孤立存在的。因此,我们面临的绝对不是一个「坚持」或「放弃」价值的问题,而是一个「一切价值都必须重估」的巨大考验;「坚持」或「放弃」,必然都会落入困惑,但务需勇于面对「不可思议」的担当与突破,才有机会做更成熟的价值判断。

~巢庵 Chapin Weng

[繁体原文请参阅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hapin-21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