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前進海西>巢庵思坊

项目服务>经管策划/品牌策略/营销策进(201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3生于福建省金门县,1973迁居台湾,2009落叶归根,隐而不退,做一个绿活居士。2010继续往海西移动。 「巢庵」者,倦鸟归巢于山野茅庵中,如闲云野鹤、清心自在、乐活躬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筹创及献身New NPO的心观念  

2008-10-25 11:55:57|  分类: 心灵生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有人说我回到金门像是在「养老」。因为我每天除了埋首在计算机前爬格子、写计划案、发动网络营销、与访客谈天泡茶外,就是骑着单车四处逛,看起来生活好像无忧无虑。但这只是表象的,如果我的生计真能无忧无虑,金门确实是个非常好的养老、养生之地;倘再加上老厝落成,生态家园也布建雏型,那更是名符其实的体现「半农半N」生活。

光抱持理想,不一定能成就

事实上,倒也没能这么悠哉。因为我现在的工作只能算是起步,只是着手在愿景谋划及策略运作上。创立过NPO(非营利组织社团)的人都知道,起步这条路是艰辛的,在没钱没资源的情况下,可能连基本生活都有问题,何况还要支应筹组的基本开支。虽然需要的钱并不多,登登小广告、刻几个章、影印装订文件及庶务杂支…而已,但在完全没收入的状况下,这些都算是负担。

所以,投入NPO虽然不需要预先募集大笔资金,也没有经营的风险压力,但投资的成本就是心力、时间及生活与行政管销。前几年,工作关系我接触到台湾许多NPO的创立者,他(她)们是有满腹心酸史的。我记得其中有人说,他创立初期,光是向台湾各公部门或民间企业提出的经费赞助计划,加上四处催生简报,不下半百次;但成效却是成反比的。

很多人以为,这些投入NPO筹创的人,身边一定是留有一些积蓄可以支应。确实,有一些企业家名义或知名人士所筹组的NPO,少不了自己的幕后资源及商场人情世故的慷慨金援;但绝大多人并非如此,绝大多人是像我一样「憨傻」,就凭一颗使命及热忱的心,不管家人的生计,就这样一头栽下去了。伟大的抱负后,结局是大多战死沙场,甚至出师未捷身先亡。

靠政府补助,早晚烟消云散

因为光是仰赖政府补助的NPO已经过时了,初期大部分往往能获取一些资源及鼓励,但一次、两次后,就要靠组织自己的实力了。但不幸的是,组织成员没有几人能相挺到底的,大部分是在旁边观望的,更别奢望有几个人能像创会者一样坚持至终。这可能是台湾数千个小区、文化…营造之类的社团,所面临无米可炊的窘境。因为大家在政府的鼓吹下,一窝峰投入「文化创意产业」的理想,但却未顾及一下子组织过多了,加上政府财源不增反减,整体金融经济惨淡,这样僧多粥少下,没有「产业」营运能力的社团不停摆才怪。「文化创意」并非不能当饭吃,但那是要少数少数、非常具有特色及实力的人方可成功主导,一般小区文史工作者、或艺术创作者,终是有其极限的。

前几年,我参与极多社团的筹组或执行。从自己住家大楼的小区管委会、到公部门策动的传统市场、商圈自治委员会,甚至是两岸、台湾连锁加盟、电子商务…的社团;不过,这些社团最后的命运都不是很尽理想,甚至包括共生在一栋大楼的小区管委会,也会因内部理念或利益分歧而停摆或瓦解。

任何一个组织,都是「人」组成的,就算是有给职的企业都会败在复杂的人事上,何况是义务性质的NPO组织?从另一个角度观之,既然是NPO、既然是无给薪的团队,那么这些成员凭何可以凝聚?凭何彼此约束?这无非是参与成员的迷失,也是大多NPO最后都变成创办者一肩扛起、孤掌难鸣的窘境。

惟愿景领航,凝聚使命相随

能全心(非全时)投入NPO的人,我认为基本条件,他要有一个兼具使命及热忱的情操;如果是NPO领导人,他还要具备擘画愿景及创造营利的能力,不仅是组织任务的分工及领导统御。企业需要愿景及营利,NPO更是需要;只不过NPO的起心动念不能从赚钱的思维出发,尤其不是赚来给股东分红的。NPO要有一群热忱的志工(有车马补助尤佳),不带商业气息的执行团队,然后开创一个可以让弱势族群投入生产、有经济效益的「社会企业」模式,赚到的钱再反复扩大投入社会需求。除了稳定NPO本身的生存,更要创造志工伙伴、执行团队及造福社会弱势;想想,这样的模式难道会比企业经营还轻松吗?肯定不是一般只看「钱」的人愿意做的事业。

我一直不想主动规范周遭的伙伴勉强投入,或是主动召集大家会议(在无任务之前);既是我规范,可能只是表面尊重我,怎知他们的内心的自发意愿呢?若无此共识,勉强规范约束后,能撑多久?最后还是跑光了。我宁愿慢,宁愿先采取孤独专注,埋首将愿景、营运模式及相关资源整合好,渐进对外发光放射,终会吸引有识者、有志者、有热忱者主动加入。这些新加入者,只要我稍将理念及营运模式释放后,他们一定可以自主,知道自己的能力可以在组织中如何奉献发挥。除了行政或执行任务的项目人员外,我何须规范朝九晚五的企业教条呢?我何须分配任务呢?若想彼此规范,何须在固定的繁复工作外,还跑来承受这个无给职的压力呢?NPO是一个人性化、自主化、在放任中自我约束的磁场,主要做事的人无须多,但要有自发性使命及热忱的人,才能永续生存。

一步一脚印,共塑乐活金门

昨天农林课杨课长问我,这个协会以后一直要扮演训练推广的定位与工作吗?我说当然不是啰。这个「有机乐活」协会将要朝向自给自足的生产营运模式,目标是可以自力更生,甚至营利回馈社会的。这个协会的定位将是整合「生产型NPO」、「倡议型NPO」,是「劳动者合作社」、也是「使用者合作社」的使命。这好像是说大话,台湾有如此社团吗?我目前的信息还不够了解。但在我的营运模式中,这个新协会不只是促进有机乐活的教育推广(倡议型NPO),更将拥有自营及联盟的生产农园(生产型NPO),从示范到销售,逐步成立或辅导有机餐厅、绿色民宿、有机农场等通路管道(劳动者合作社),再加上成立绿金合作社Green-Kinmen Cooperatives(使用者合作社),作为乐活会员的有机及绿色消费据点。

我不知道有没有能力体现这个愿景,我只知道尽我一切努力,朝向这个已经设定的目标,一步一脚印,务实地全力以赴。当然我更需要认同这个理念共识的伙伴一起来打拼,共建「乐活金门」的使命。

本来只是想写写昨天的生活点滴,却不知为何走文到NPO的思绪中。也不失为给正在或将要投入NPO创立及协助者一点点心得报告。

~巢庵于金门   Chapin Weng

[繁体原文请参阅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hapin-21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